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口述:我的真实献妻经历 为了生意!我让老婆和别人上了床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11:32:25  

我有一个漂亮的老婆,是位二十五岁的少妇,结婚已经三年了,浑身散发出一股热力。全身肌肤白嫩,修长的身材、细细的腰肢、浑圆的屁股,胸前挺着一对35D圆球子,可以说女人的美她全有了,娇美的脸蛋儿整天笑吟吟的,被着一头长长的头发,走起路来一对圆球一上一下的斗着,男人见了,都为她着迷。

在这三年来我和她过的很幸福,在性爱方面我给了她极在的满足,可是好事不长,我的生意一点也不好!几乎吃老本了,2001年没有生意可做,厂里50位职工,只有20个了。我很着急,老婆也一样,幸福的生活变的很来谈,好长没有性爱了。老婆心变的很烦,有时一点小事就吵架。但机会是有的,我一位大客商,姓陈,他50岁一直对我老婆有意思,但比竞是别人的老婆,一直没有如原,一天他对我说只要能和我老婆玩一次,今年有个大单子就让我接了。如果这样一来我的工厂就会想以前一样了。晚上这事我和我老婆商量了,老婆也同意了。我们就约了一个日子,打算在周末的下午去签合同了。

在一个周末的上午,老婆新买了一件白色的紧身上衣和白色的窄裙,把头发盘了起来,和做新娘时一样的头发,穿在身上之後,她对着镜子自己看了又看,觉得十分满意。显得轻快活泼。老婆在镜子前来回走了几步,觉得这件白色的紧身上衣,十分好看,因为衣服质料薄,胸前的乳罩是黑色,有点不配合老婆又把上衣脱下来,想要重新换一件乳罩,当她把乳罩脱下来时,那一对迷人的大圆球露在外面,自己看了也觉心醉。

老婆微微一笑,露出一股骄傲之色,她对於自己的美感到很满意,穿上了这白色的紧身上衣,又穿上窄裙,里面三角裤也不穿,穿着肉色的丝袜,套上了一双高跟鞋,她又对着镜子再看了看,得意的一笑,觉得全身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。

老婆和陈老板二人各怀心事,默默的吃着午饭饭後他坐在沙发上,看着我老婆收拾妥当後,於是叫道:「燕燕,(是我老婆的名子)我能让你老公办件事吗?

「什么事?陈老板。」老婆娇声应到,然後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「我让他到公司去办件事,要好几小时」(具实不说我也要走了,但我不是真走,我就到陈老板的花园里躲藏起来)我在窗子前看着她们这么做了。

陈老板说罢移坐到她身边,拉着她雪白的玉手拍拍。老婆被陈老板拉着自己的小手,不知所措道:「陈老板,谢谢!你对我们厂的关心。」陈老板一看儿我老婆娇羞满面,媚眼如丝,小嘴吹气如兰,身上发出一般女人的肉香,他忽然觉的很兴奋,真想抱她,但是还不敢。陈老板道:「那么,燕燕!你和你老公每天做吗?

「陈老板!这是我和我老公的事,很多事不好说……」「不好说才问啊。」陈老板说完就说。

「多羞人啊!我不好意思说。

「燕燕!你看这里除了我们两人外,又没有第三人,具实我很早喜欢你了,说给我听嘛。」说完走过去在她脸上轻轻一吻。

「陈老板,最近生意不好,老公又没有心做那事,您叫我守寡怎么受得了,我是健康正常的女人,我需要……」以下的话,她娇羞得说不下去了。

「需要什么?」陈老板问道。

10钟点后,老婆和我二人一同驾着别克商务车,到了陈老板的别墅,陈老虽有老婆,但好几年没有性生活了,为了名利,陈老没有去招小姐,陈老板对良家少妇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,尤其是看到成熟的女人,更是敏感,因此对我老婆便心存幻想陈老打的住处位於近郊,空气、环境皆相当好。他和一家人同住,但他老婆到新马旅行去了,但他还是分咐保姆准备的丰盛的饭,我们到时陈老板还没吃饭,就让保姆上街办事去了,这时我们一到就一起吃饭了。老婆的吃饭时不小心把筷子掉在地上了,就去弯腰去捡时。

正好和陈老打对面,她距离又那么近,把肥大的圆球赤裸裸的展在陈老打的眼前。雪白的肥乳、鲜红色的圆球彩头,真是耀眼生辉,美不胜收,看得陈老打全身发熬,下体亢奋。

老婆初时尚未察觉,又去端汤、拿饭,她每一次弯腰时,陈老板注视她的圆球,等她把菜饭拽好後,盛了饭双手端到陈老打面前。

「请用饭。」陈老板说完见陈老板未伸手来接,甚感奇怪,见陈老板双眼注视着自己酥胸上,再低头一看自己的圆球,圆球正好赤裸裸的呈现在他的面前,被他看得过饱而自己尚未发现。

现在才知道陈老板发呆的原因,原来是春光外泄,使得老婆双颊飞红,芳心噗噗跳个不停,全身火热而不自在的叫道:「陈老板!吃饭吧!」「啊!」陈老板见老婆又娇声的叫了一声,才猛的回过神来。

老婆脸更红了,风情万种的白了陈老板一眼,说:「就……就……就是……是那个嘛。」陈老板看着我老婆风骚的样子。这一切没逃过坐在对面的老婆的眼睛,看着陈老板鼓起的裤子,她不由得低下头,心灵深处却想再看一看,这时她觉得好热。

此时陈老板为了掩饰自己的异样正不安地左顾右盼,当他不经意的低下头时,忽然看见燕燕湿润的胯间,眼睛猛地一亮,眼睛再也移不开了,看着越来越湿的裤子,已经可以看出两片肥厚的阴唇了。受到着突来的打击,陈老板的鸡巴翘得更高、变的更大了。

陈老板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放肆的说道:「燕……燕,我知道了!原来是……哈……哈……」想到这,她更兴奋了,不由得站了起来作势要打,娇声道:「陈老板你好坏,敢欺负我,看我不打你这坏你……」不知是被拌一下还是没断站稳,忽然老婆整个人扑到陈老板身上,湿湿的下身正好顶在陈老板隆起的地方。二人都猛地一颤,像触电一般,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快感使得他俩浑身无力。

「快……扶我起来,陈老板……」老婆一边娇喘一边无力的说。

老婆除了我外,还是第一次被别的男人这样的搂着、摸着,尤其现在搂她、摸她的又是一个这么大的老板,从他摸揉圆球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体温,使她全身酥麻而微微颤抖。

老婆娇羞叫道:「陈老板!不要这样嘛……不可以……」陈老板不理她的羞叫,顺手先拉下自己的睡裤及内裤,把已亢奋硬翘的大阳具亮出来,再把她软软的玉手拉过来握住。

管他什么什么不然自己真会被欲火烧死,那才冤枉生在这个世界上呢!

反正是你做老公的不曳在先,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贞在後。

她想通後就任由智聪把她衣物脱个精光,痛快要紧呀!陈老板像饥渴的孩子,一边抓住老婆的圆球子,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,掌心在奶子上摸柔,左右的摆动。

这事我看在眼里,但我没有什么好说,因为由于生意上的原因我好长没和老婆做了,这次又因为老婆为我办这事,关系工厂的生死存亡,不这样是不能把这个大单子接下来了,这都是我没用因为工厂对我来说太要紧了。

陈老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老婆,躺到老婆的怀里休息了一会,抬头看着老婆带着满足的笑容问道:「燕燕,舒服吗?」老婆看着陈老板满脸兴奋得羞红了的脸,轻轻的点了点头说:「舒……服。」看着老婆婆娇羞的模样,陈老板忍不住又把老婆压在身下,老婆无力的挣扎了几下,风骚的白了陈老板一下娇声道:「坏哥哥,你还不够吗?」陈老板看着老婆的骚样,心中一荡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