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电气 » 正文

和婚外恋女友结婚的不幸福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10:58:25  

  短信让我结识了她

  在遇见小萍之前,我有一个还算幸福的家庭,妻子贤惠、儿子可爱,我自己也拥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,是一所高校有编制的后勤人员。

  2004年4月,我在短信平台留了一条真情祝福给在远方的朋友,没想到很多陌生号码给我发来了短信,说希望和我交朋友。然而,在众多短信里,只有一条短信看起来那么与众不同,我给这个号码回了短信。这个号码的主人就是小萍,我没想到,这竟是平静生活结束的前奏。

  我和小萍成了在短信里无话不谈的朋友,小萍大我一岁,老家在县区的她曾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。她前夫在当地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,经营着一家效益不错的企业,或许是应了那句“男人有钱就变坏”的格言,小萍的前夫背叛了她,绝望的小萍选择了离婚,三个孩子都判给了前夫。为了忘记过去的伤痛、开始新的生活,小萍只身一人来到徐州,在她二姐的店里帮忙。店里的工作说不上忙碌,然而在这样的处境下,小萍难免会有孤独凄凉之感。我对小萍的遭遇充满了深深的同情,每当她情绪低落时,我总会尽我所能在短信中安慰她。日复一日的短信交流中,小萍对我的信赖与日俱增,我对她也充满了好感。

  小萍发了三个月短信后,在小萍的一再坚持下,我们见面了,就在彭城广场的零距离标志处,小萍不仅人长得漂亮,活泼的个性更是十分吸引我。我和小萍的生活,似乎从那时起就与过去不同了,新的生活从零距离开始……

  她的出现让我失去了婚姻

  没有任何言语,也没有任何约定,小萍与我之间有着天然的吸引与默契。每日下了班,我都会和小萍一起逛街、吃饭、聊天,然后送她回她二姐家。渐渐地,我们之间的好感已经超越了友谊的界限,我预感到,我们终究要发生些什么。

  在我生日那天,小萍给我发来短信,让我在纺南的家(我家一处不常住的房子)等她,她一会给我送礼物来。

  天色一分分黑下去,小萍还是没来。华灯初上,窗外的灯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,我没有开灯,坐在昏暗的房间里,猜测着小萍为什么没有来,我的心居然有了初恋时的忐忑心情,这种感觉有微微的心痛,却遥远而美好。

  敲门声响起,我起身打开门,小萍几乎是跳跃着闯了进来,手里拿了些酒跟菜。我笑着问她:“你的礼物呢?”她故作神秘地说:“一会告诉你。”

  关起门,我和小萍开始吃饭,席间喝了几杯酒。借着醉意,我又一次问小萍礼物在哪里,“我的礼物就是我自己,你敢要吗?”小萍的双颊泛起了好看的酡红,她目光灼灼地盯着我,那么明亮那么诚恳,让我的心房一阵颤动。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,一下抱住了小萍,汹涌的情欲冲过了理智的堤坝,我们的世界泛滥汪洋……

  从此,我成了一个有秘密的男人,这个秘密让我恐惧、让我愧疚,更给了我无尽的欢愉。

  但只要是秘密就一定有被揭穿的时候。第一个发现这个秘密的,是小萍的二姐,一次我与小萍在云龙湖幽会,玩得太晚,送她回去的时候,被她二姐看到了,二姐把小萍骂了一顿,小萍便从二姐家搬了出来;几乎是同一时间,我爱人铃兰也从我频繁的手机短信里发现了我的秘密,和我大吵一架,原本我已经想和小萍断了,但是铃兰带着她母亲、姐姐到我单位闹得不可开交,这使我原来对她的愧疚也泯灭无踪,我感觉在家里呆不下去了。

  在这样的时候,我和小萍自然地走到了一起。我带着小萍在铜山新区租了两间房子住到了一起,刚开始的日子是异常艰苦的。我们都身无分文,小萍只好摆地摊卖衣服,那段相依为命的日子使我们之间的感情有了进一步升华。我永远都不会忘记,小萍泪眼婆娑地扑在我怀里,让我不要离开她;我永远都不会忘记,小萍悄悄在我口袋里放进的“我永远是你的女人,永远都不会背叛你”的字条。

  艰难挣扎中,我们在外面的生活渐渐好了起来,此时我再也不能漠视小萍一再的要求,向铃兰提出了离婚。这次铃兰没有哭也没有闹,很爽快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,儿子归了我。

  结婚了,她却又要离开我

  2005年2月,我和小萍登记结婚了,小萍正式成为我的妻子。婚后我对小萍十分疼爱,什么都不舍得让她做,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。我还用父母的房子办了抵押贷款,在金朝阳租了摊位,做起了服装生意,这一年生意做得还不错,我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了小萍。在小萍的要求下,我们把她在老家的小儿子接来徐州上学,每天由我来接送孩子。这样的生活忙碌充实而幸福,然而随着小萍二姐的介入,我们的生活,离幸福越来越远……

  自从小萍与二姐吵架搬出来,一直到我们结婚很长时间,她都没有与二姐来往。但是2006年她二姐又与我们有来往了,并开始不厌其烦地挑拨我与小萍的关系。或许是经不起她的挑唆,小萍与我的矛盾渐渐多了起来。小萍学着跟一些朋友出入酒吧、KTV等场所唱歌喝酒,每天都凌晨两三点才回家,店里生意也荒废了,就连儿子她也不问了。

  去年8月的一天,小萍又出去喝酒了,我和她在外面吵了一架,第二天我去开店门时,小萍拦着我不让去,说什么店是她二姐的,货都是她的,在拉扯中,我无心拉了下小萍的胳膊,没想到一下给拉断了,当时我就心疼地哭了。事后我才知道,小萍的骨头发育有问题,纤细如五岁孩童,一拉就会断。

  小萍在医院休养了一个月,这一个月里,我寸步不离地在医院照顾她,我父母每天给她送饭。小萍对这一切毫不领情,甚至在他们来送饭时还恶语相向。小萍的二姐更过分,在小萍住院期间跑到医院来闹事,撺掇小萍与我离婚。小萍出院后,只在家里住了三天,就离家出走了。我打电话让她回来,她不愿意,说要与我离婚。

  我的爱人,你回来吧

  一个星期后,小萍回家了,但不是一个人,而是纠集了一帮亲戚,来势汹汹,大有闹事的意思。进了家后,他们拍拍这个家具,摸摸那个电器,似乎想都搬走,我看架势不对,就吓唬他们说要报警,他们才没敢轻举妄动,但是小萍还是拿走了所有的床上用品、衣服,还有我们两年来贷的款、赚的钱,临走时,小萍出其不意地打了我几个耳光,我傻傻地站在那没还手,事后我才感到牙都松了,真没想到她下那么重的手。

  虽然小萍对我如此绝情,但我对她仍是痴心不改,每天都给她打电话让她回家。小萍告诉我,她二姐不让我们在一起,如果我们在一起,二姐就会与小萍断绝关系,并不再允许她进家门。小萍从小跟二姐长大,她不愿拂逆二姐的意思。

  我相信小萍心里是有我的,去年10月底的时候,小萍终于回到了家中,在我身边待了十几天,那些日子我觉得幸福得像在梦中一样。小萍对我说不离婚也行,但得把我家的房子过一套到她名下。可我家的房子都是父亲的名字,父母都在世,这怎么可能?!我只能对小萍说不行,并劝她回来,我说将来房子不还是我们的,根本不用多操心,小萍没再说话。

  小萍又回到我身边的消息很快就被她二姐知道了,她二姐打电话来把小萍骂了一顿,第二天小萍不顾我的恳切挽留,决绝地回了她二姐在老家开的饭店,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我发疯一般地思念着小萍,我身上的钱已经不够买一张通往小萍老家的车票了。强烈的想见到小萍的愿望却在催促着我走上寻找小萍的路途,从早晨六点一直走到晚上十点,我终于走到了小萍二姐在睢宁县八里开的饭店门前,此时我已经16个小时没吃饭了。我给小萍打电话,告诉她我就在饭店门口,十来分钟后她从饭店里出来看了看又进去了。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,刷地流了下来。我啜泣着给她发短信,告诉她我在九叶广场等她。初冬的夜晚那般冰冷,我呆立如雕塑,等待着小萍的到来,然而整整一夜过去,小萍都没有露面。

  从此小萍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,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,我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。直到今年1月9日,小萍突然给我发来短信约我见面,我简直欣喜若狂,但当我高兴地跑去时,我才发现不是这样的。在我们约见的地点我等到的是几名警官,原来小萍以我伤害她为由,把我告到了派出所,警官们问过情况后,把我放了,然而我的心却冰凉冰凉的。

  小萍啊,我虽然曾经使你受伤,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!我对你的三个孩子怎么样,你心里最明白,我感觉我做人只能这样了,我是真的爱你的,你快回来吧,听你二姐的只会害了你。

  倾诉结束后,韩军向我提出希望用真名发表的想法。他说,他相信自己问心无愧,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、证明对小萍的爱。他希望小萍能够早日明白谁是真正对她好的,可以早日回到他的身边来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