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养殖 » 正文

爱我就别在意我的过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10:57:45  

过去是个错,未来是个坎

  听到法官口中有期徒刑三年的判决,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,年仅23岁的我,因为做假账不得不接受三年的牢狱之灾。后悔已经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情,我只能在改造的同时期盼着三年赶紧过去。

  出狱之后,我找到原来那家公司,可是老板对我的态度相当冷漠。因为我没有了会计资格证书,他象征性地把我安排在分公司的一个办公室里做临时工。试用期三个月下来,我才拿了一千多块钱。我失望地离开了公司,找了个营业员的工作。

  出来半年多,又恰逢过年,知道内情的长辈们对我特别关心,一方面帮我张罗着找工作,另一方面还想着帮我找个男朋友。工作方面,我倒不是十分上心,可对于找男友的事,我自己倒是有那么点想法。毕竟年后我就27岁了,也到了该嫁人的年龄。

  半个多月之后,我就开始了自己的相亲过程。姨妈把我的照片带到单位,让同事们帮忙物色一下好的对象,当天就有一个男孩表示出对我有兴趣,想约我见一面。

  第二天,我们就约会了。刚坐下没多久,他就开始打听我的过往,我以为姨妈什么都跟他说了,也就没有隐瞒我坐牢的那段经历。直到现在我都记得他当时惊恐的眼神。他连问了三遍“你坐过牢?”然后下意识地把身子往后退了退,显得有些害怕。我意识到他对我的这段过往一无所知,便大致叙述了我坐牢的原因。他对这些似乎没有太多关注,眼神一直飘移不定。又坐了半个多小时,他推说自己还有点事,就先走了。

  事后,姨妈告诉我,那个男孩没有抱怨什么,只是一直强调两个人不太适合。对于这个理由,我无话可说,究竟是真的不适合,还是另有原因,我并不想再去多猜测。姨妈问我是不是把那段不光彩的事情告诉人家了,我没有否认。只见她懊恼地拍拍我,让我以后千万别再说出去。我嘴上没有反驳,心里却有一套自己的想法:事前说明,总比到最后被别人发现要好,我又不是杀人放火,一定有人能够接受我的过去。

  唐琪的话说得并不坚定,我能感觉出她对自己的未来非常没有把握,如果不是那段不光彩的历史,甜美的她早应该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了。

  第二次约会的对象,是一位三十五岁的老师。相谈甚欢之下,我小心翼翼地告诉了他我的那段故事。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尴尬,显得坐立难安。我明白是我的故事吓到他了,于是想帮他倒点茶压压惊。他一边说谢谢,一边用微微颤抖的手扶着杯子。那一刻,我知道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可能了。

  不过我并没有服输,并开始了自己的网上征婚。因为有照片,点阅人数超过五千,但是给我留言的人却寥寥无几。正常的更是少之又少,大多数人会用询问的语气问我坐牢的原因是不是真的,还有少部分竟无聊地问我需不需要“一夜情”之类的。我筛选了几个,决定见面谈。

  第一位据说是个普通工人,他留言跟我说自己三十岁,可我怎么看他都有四十多了。花白的头发更让他显得比我父亲还要老成。我自问就算自己能接受,父母那关也过不了。第二位的态度,显得并不那么友善,细问之下,他也坦白自己有过牢狱之灾。看着他胳膊上若隐若现的文身,我在心里默默地否定了这个人。第三位看起来没话说,可细细追问他才说出自己刚刚离异,手续正在办理,女儿的归属权还不知会落在谁的手里。提到离异原因,那个男人突然变得深沉起来,他望着我,说了一句,这个世界上懂我的女人实在是太少了。

  又诉说了好几次相亲的经历,唐琪的表情慢慢变得无奈了。从本质上看,唐琪并不坏,可是坐牢这两个字,足以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那一次,我隐瞒了

  经过那么多次失败之后,我仔细审视了自己的做法,难道先不说“那件事”真的会比较好吗?

  一个多月后,姨妈又介绍了一个男生给我。见面之前,她还千叮咛万嘱咐,让我千万别告诉人家那件事情。我斟酌了一下,也决定缓缓再说。

  他叫周伟,约莫三十一二岁,看起来有些内向。聊了几句他就害羞得不知所措,我想这应该就是他至今没找到女友的原因。那天下午我们聊得并不多,我对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但他说的一句话,深深触动了我的心。他说,只要对父母好的人,本质都坏不到哪里去。

  别的我不敢保证,对我家人我可以说是好得没话说。看他对我的印象还不错,我就决定和他试着处处看。两个月下来,我们一起吃饭、一起旅行,俨然成了一对情侣。我发现,他除了有点闷之外,没有什么大毛病,他既会主动发短信给我,对我也挺好的,更重要的是,他提出了要我回家见他爸妈的要求。我没有拒绝,但在心里做了个抉择。我要在去他家之前,把我坐过牢的事情告诉他。

  当天晚上,我就给他打了电话,临睡前,我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开口。他也感觉出我有话要说,便一直追问。终于我鼓足了勇气,把事实告诉了他。

  电话那头沉默了,时间越长,意味着事情越严重,我也不敢说话,只能在话筒旁等待着。几分钟之后,他问我是不是真的,我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便哭了出来。我意识到,他很在意我的过去,即便我们感情再好,也掩盖不了我坐过牢这样一个污点。

  听到我的哭声,他在电话那头劝我放宽心,他说自己只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,一时有点接受不了,没有别的意思。他说他还是很喜欢我,并不会因为这些就不要我。但是他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他的父母。

  听了他的话,我喜忧参半。我试图询问他,他的父母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反应,却没有得到答案。他说以前没接触过类似的情况,还不知道父母会有什么样的想法,又说他会尽量劝父母接受我,希望两个人一起努力。听了他的话,我的心依旧悬着没有放下。

  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,唐琪当时就意识到,周伟父母那关不会那么好过。长辈的观念是保守的,他们会固执地认为蹲过牢房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。如果家里突然出现这样一个“外人”,必定会是一场腥风血雨。

  通向未来的门关闭了

  第二天晚上,他就告诉我,原定于下周去看他爸妈的计划要推迟。我问他原因,他回我是父母最近身体不舒服,想在家多休息休息。虽然我半信半疑,但仍选择姑且相信,毕竟从我的角度,我不希望他们是因为我的本身原因不想见我。

  时间就这么一周一周往下拖,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。每次提到和他家人有关的问题,他都故意扯开话题,或者找一些看似正当的借口。我表面上顺着他的话说,心里怎么会不清楚,我在他家人心里的印象一定不是很好。

  明知道他心里有话却不肯说,我也不好意思问。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,我实在是没有耐心了,就决定先把他带到我家去见见我爸妈,顺势“逼”他带我去见他爸妈。吃饭的时候,我妈问他,准备什么时候办我俩的事,他面露难色地只知道点头。我随口岔开了话题,心里还是忐忑不安。吃完饭,我送他出门,一边聊天,一边装作不在意地问他去见他爸妈的事怎么说。搪塞不了,他支支吾吾地说,下周就去。

  还没说起去他家的经历,唐琪就一脸的叹息。她说自己曾幻想过几十种情况,也想过不少应对的办法,可是面对他母亲的做法,她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  带着大包小包走到他家门口,他突然停下了脚步,态度有点迟疑。我问他怎么了,他摇摇头,问我能不能先不进去。我有些生气,撅嘴看了看他。他显得有点绝望,拿出钥匙,打开了大门。我跟着他走了进去,面带笑容,心中略带紧张,但也有点窃喜。

  他爸正坐在客厅看报纸,抬头看见站在他背后的我,突然皱了皱眉头,把报纸丢下就进房间去了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他妈妈就从屋里走了出来,满脸不高兴地指着我,冲着周伟大喊:“她是谁?”

  空气僵了好几秒,他妈妈还是那么生气,手略略有些发抖,他也有点说不出话的样子。我站在那儿不知所措,想说话却又觉得尴尬,我拉了拉他的衣角,他瞄了我一眼,还是不敢说话。他妈妈看着我们的小动作,似乎更生气了,看着我,指着门口说了一句:“出去。”

  刹那,我愣在那里,想说话也不知该从何说起,我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,但在这个让我觉得陌生的环境里,我不知该向谁求助。周伟一直低着头用眼角看我,像个小孩子似的不敢和他妈妈理论些什么。我意识到自己不该再呆在这里,慢慢退出了他的家门。

 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,他妈妈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从门缝里钻出来,且深深刺痛了我的心。到那时,我才知道我原来是个“坏胚子”,是“不祥人”,是“不可能做他家媳妇的”。

  哭着离开他家门口,我有些不甘心。不过是因为曾有一些算不上不堪的过去,我就怎么成了不祥人。晚上,我一直没有接听周伟的电话,也没有回他一条短信。即便他说我们还可以努力,我也不想再去相信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